Global

本想捐车,却成了救护车司机

30
2013.05

本想捐车,却成了救护车司机

4S店老板本想捐辆救护车,临时客串司机运送伤员自带帐篷和食物,弥补汶川遗憾心愿。

无后援、无补给,却敢闯飞石山路;拉伤员、送医生,并不是专业司机;吃点心、喝凉水,留下来帮忙,只为了了汶川地震没能赶上救援的……这是两位志愿者真实的故事。


本想捐车,却成了救护车司机

32岁的柯田是成都一家公务车4S店的老板。31岁的陈成则是他的经理。4月20日,俩人被突如其来的地震惊醒。联想到汶川地震时的种种情况,柯田随即决定向灾区捐赠一辆公司所售的救护车。没有耽搁,筹备好一些食品、矿泉水、药品和帐篷,他们开着这辆公司所卖车型中性能最好的救护车就冲进了雅安市。

4月21日,雅安市卫生部门的接待人员对他们表示了由衷的感谢。但同时告诉他们,由于市医疗部门已经全部投入救灾,无法抽调人员使用他们带来的这辆救护车。“没人用,不就浪费了么?”俩人一合计,便留下来当司机。听候指挥中心的安排。“本来想捐车,最后连人带车一起捐了。”陈成笑着告诉记者,救护车司机也是重要“救援物资”。


咚的一声,车被飞石砸了一坑

由于他们是“半路出家”,没有固定的随车医护人员,所以更多的是承担救援队、药品的运送任务。仅4月21日一天,他们就往返芦山近10次。

4月22日,他们接到指挥中心的命令,运送武警总医院的救援队进入当时已是孤岛的宝兴县城。俩人对这条路并不熟,从老司机那里得知,这条路即使在平日也时有塌方、滑坡等自然灾害发生,更何况地震过后。“来都来了,怕啥子嘛。”想到救援,两人心中平添了几分勇气。

上午9时,他们踏上了这段危险的旅程。道路刚刚抢通,非常拥堵。半路上还因为新的塌方,退回了芦山县。

下午两点,前方传来道路抢通的消息。俩人带着医疗队员再次出发。进入宝兴县后,滑坡、落石逐渐增多。本不宽敞的道路只有一半可以通行,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落入十几米甚至上百米的山谷。糟糕的路况,始终让他们提心吊胆。突然,“咚”的一声,车顶上似乎受到了猛烈的撞击。他们悬着的心都在那一刻揪得更紧了。好在是一颗飞落下的石头只将车顶砸了一个1厘米深的坑。“现在想想挺可怕的,”柯田对记者说,“庆幸没有更严重的后果发生,虽然一路上他们的车辆总不断地遭到碎石撞击。”


自备帐篷,不愿麻烦当地人民

的确,与专业的救援队相比,柯田他们没有后方,没有支援更没有补给,一切只能靠自己。在雅安时,俩人为了不麻烦卫生部门,没有去找宾馆和宿舍。到雅安的第一晚在帐篷中度过。

在宝兴的两个晚上,俩人也不去住救援队搭建的帐篷,而是自己找地方扎下了帐篷来解决住宿问题。

而且,俩人也没有去吃安置点准备的晚饭。自己带来的火腿肠、点心外加一瓶矿泉水就成了他们的晚饭。柯田告诉记者,上次送伤员回成都吃的那顿晚饭是这一周来他们吃的唯一一顿热餐。


了心愿,汶川时没赶上

俩人在灾区的救灾生活,不仅比不了专业的救援队,也不如那些有组织的普通志愿者。但他们告诉记者,汶川地震没赶上,这次算是了了一个心愿。而以后,如果条件允许还准备去。

陈成说,1982年出生那年,家乡正赶上发洪水。父母为他和孪生哥哥取名陈成和陈志,意味着“众志成城”。“不来对不起自己的名字。”  

在灾区忙碌的日子,俩人也会思念自己的家人。柯田告诉记者,这几年自己忙于事业,已经很久没抱过4岁的女儿了。地震当天他抱着女儿冲下16层楼。结果第二天发现两腿酸疼。

“没想到她都这么重了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柯田有些自责。因此身处灾区的他更加思念女儿。而陈成告诉记者,每天都要给妻子打3个电话,让她放心。

文/记者 范博韬 摄/记者 杨益